HDT

我不见万古英雄曾拔剑,铁笛高吹龙夜吟;我不见千载胭脂泪色绯,刺得龙血画眉红。
大写九州吹,大写喻吹,大写乔吹,大写框黑
cp主喻黄,其他随心
圈混九州盗墓全职魔道,剑三已a
承自江南毛病,会写但是绝对不填
个人弧长,日常脑残
欢迎勾搭
幸遇

【喻黄/哨向】当你老了02

#ooc小学生文笔预警
#私设如山
#本章主要搞事
#天天生快!
#前文戳tag





  中央塔的尿性就是,三天一小任务,五天一大任务,总之发派给他们的任务好像永远没有尽头。喻文州领导的蓝雨科研组要稍微好点,但也不能免俗。
  黑色的直升飞机犹如巨鸟一般飞越群山,在那些碧绿的山峦上漾出一圈又一圈的波纹。
黄少天趴在机窗眺望着远处的青山绿水,啧啧叹奇,“行政那边的人也是想的出来,他们居然真的复原了原始森林。”
  “听说科学院最新的产品,人工变异的树,存活率是现在最高的植物之一。”宋晓说,“这样也挺好的,恢复一下生态,看着也好看。”
  “不过这些东西也只是在防御罩内部活的好,要是被扔到外边,还不知道会怎样啊。”黄少天看着那片葱郁的森林,叹了口气。
喻文州端了两杯咖啡来,给了黄少天一杯,“不会,这些树种就是专门培育出来放到外面去调节气候的,科学院那边关于这种树最新的报告是可以自主在外面繁殖。”
  黄少天有点不可置信,“这么厉害?”
  喻文州笑笑,“只不过也是这一种而已,动物那一块还没有头绪呢。”
  三战之后,地球的环境变得极度恶劣,大量生物变异,但也有一部分生物却始终没有半点改变。相比变异生物,非变异生物的死亡率每年都在上升,最高的那年是二十多年前,那一年非变异生物的死亡率飙涨到百分之六十多。不过幸运的是,第二年c国的首席科学家就研制出了防御罩,人们把防护罩的发射器建立在城市中央,淡淡的光晕像碗一样把城市扣住,所有防御罩里面的污染物质都被强力清除掉了,那些非变异生物才得以生存下来。
  此刻李远走了进来,“马上就要到了,大家准备一下吧。”
  所有人立刻开始收拾东西,黄少天收好自己的包,突然想起问喻文州一个问题。他转过头,正欲开口,却看见喻文州端着咖啡坐在窗边,凝视着一只飞起的白鸟,眼里空荡寂寥,像是秋天密林里的一潭死水。

  直升机翼旋起巨大的风,把降落台附近的树木刮得东倒西歪。
  喻文州走在最前面,前来接待的军官向喻文州敬了个军礼,然后上前与他握手。
  “兴欣特别行动队,乔一帆,喻队好。”军官的面孔有些稚嫩,一看就是刚刚从学院里出来的。
  “蓝雨特殊行动队,喻文州,乔中士你好。”喻文州说,“叶队长也在这里吗?”
  “是,队长等您很久了。”

  安顿好蓝雨的各位之后,喻文州由乔一帆领到了一间会议室里。
  “哟文州。”会议室只在门口的地方开了一盏小灯,加上这里是地下,那白惨惨的一盏灯就显得愈发诡异了,“好久不见啊,我就试试能不能让老冯把你给派过来,没想到他真的给派了。”
  喻文州隐隐约约看到有人坐在会议室里长桌尽头的黑暗里,他耸耸肩,随手打开了所有的灯。一瞬间所有的灯亮起,把会议室照的宛如白昼。长桌尽头的男人翘着腿,军装衬衫解开了最上面的两颗扣子,整个人看起来懒懒散散的,手里拿着一支没有点燃的烟。
  “你开这么多灯干什么,这种鬼地方电力供应多紧张你不知道吗。”男人虽然这么说,但整个人还是懒懒散散的,转着手里的烟。
  喻文州没有搭他的话,“叶队长找冯主席把我派过来,是有什么我不得不来的事吗?”
  “你看上周行政那边的新闻发布会了吗?”
  “没有,有什么问题吗?”
  “发言人是个叫夏白的人,一模一样。”叶修冷冷地盯着喻文州,“她当年到底死没死?”

  深林堡垒一直都就远离人烟,但是黄少天对于自己去整个堡垒里转了很久之后还是没有找到网络这种事情很绝望。
  那个系列任务明明只有最后一天的了。黄少天垂头丧气地推开门,打算待会找喻文州问问。在黄少天推开门的一瞬间,他突然感觉到了一丝特殊的气息,那个气息不属于这个房间里的任何东西。
然后他看见了房间正中的椅子上坐了个人。

  “她死了,她的尸体是你亲自带人看着火化的,她的骨灰就放在中央银行地下两百米深的保险柜里,我们一起去放的。每年清明,我们都要去那里给她扫墓,然后再拿她的骨灰和我的血提取DNA对比。”喻文州面无表情,“我们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防止有人拿她再做什么,你是怀疑骨灰和我的真伪吗?”
  叶修摇头,“但是她的身份一直没有注销。”
“你知道为什么的,叶修。”喻文州说,“你把我叫过来就是为了这些吗?”
  叶修深吸一口气,“当然不是。”

  黄少天把枪放在桌子上,自己坐在床上。房间里没有开灯,但双方都没有开灯的意向。房间里没有窗户,也就意味着除了设施供光外没有任何光线可以照明。
黑暗中只听见两人若有若无的呼吸声。
最先打破沉默的是那个不速之客,“这里网络全部被屏蔽了,只有通过线路才能连接外面。”
黄少天挑挑眉,“然后你想告诉我只有你们队长的房间里才有网线?”
  “不,每个房间配置了,但我建议你不要使用。”
  “为什么?”
  “因为这里所有向外传递的信息都要经过行政那边审查。”

“介意我抽根烟吗?”叶修一边发问,一边点燃了烟,,“这可是今天允许的最后一根了。”
  喻文州说,“你已经点燃了。”
  叶修耸耸肩,然后深吸一口烟,“大概是一年前多吧,那次我去行政那边找陶轩,然后出了一点意外,我就在行政那边的食堂吃饭,结果遇到了大眼。”

  一年前多的时候,嘉世还是中央塔里第一行动队,叶修那时候还在用他弟弟的名字叶秋,在嘉世当队长。
那天叶修去行政,是给一个叫做刘皓的新人办理入队手续。这个新人是嘉世的投资人陶轩推荐进来,陶轩那时候还是c国的议员,他推荐进来的人,受到的待遇自然与其他人不同。
  但是叶修显然是不会把这种不同放在眼里的人,去给刘皓办入队手续那天是休假日,叶修一向又有周末玩命修仙的毛病。所以等他睡到11点被苏沐橙摇醒的时候才想起今天还有这档子事,当然等叶修赶到行政的时候,办事的人都已经下班吃饭去了,叶修也干脆就在行政的食堂吃饭。
  吃饭的时候遇到了王杰希,那时候王杰希大概是刚刚结束了什么项目,身上的军装皱巴巴得跟咸菜似的,脸色苍白,脸上还挂着两个巨大的黑眼圈。
  叶修看王杰希这个样子,本来刚想打趣两句的,没想到王杰希直勾勾地盯着叶修的眼睛,像鬼一样。
  王杰希说,叶修,你知不知道陶轩上个月提出的向导相关实验是个什么东西?

  “好吧,换个话题。”黄少天比了个手势,“你干嘛来告诉我这些?叶秋知道吗?听说这里除了蓝雨和兴欣的人就没有别的人了,而且你不可能是蓝雨的,蓝雨的人找我不用神神秘秘的,那你就是兴欣的。可是兴欣的人找我为什么要这么神神秘秘呢,两队友好交流并不是什么坏事,我们两说话也不是见不得人的事,我相信无论是队长还是叶秋那个家伙都不会反对。那么,我是不是可以得出,你并不想有人知道我们的碰面,因为我很快就会有事,而届时,作为兴欣里唯一与我碰面的人,你也逃不了干系,我猜的对吗?”
  来人笑笑,“蓝雨的妖刀,果然名副其实。”
  他把一个徽章扔给黄少天,“上面有命令。” 

“那次大眼提过之后,我就一直在收集这方面的资料,后来就被陶轩察觉了。”叶修吐了口烟,“他怕我真的找到这方面的证据,所以想把我挤出嘉世,我也就如他所愿走了。”
  喻文州抬头,直视叶修的眼睛,然后他突然笑起来,“这次任务到底是什么?”
“变异的东西。”



要开学了!!!!

【喻黄】当你老了01(哨响)

    

#黄少天0810生贺

#未来哨响AU

#全世界最好的剑圣生日快乐

预警

#OOC严重慎入

#私设如山

#永远不知道有没有下一章

 

新人请多指教

 

    黄少天走出军部大厦时,天空阴沉得可怕,大块大块的云堆积在他的头顶,好像随时都会倾泻而下。黄少天摸出手机,点开置顶联系人,发了一条短信出去。

 

    黄少天:队长队长队长队长,我这边会开完了,是回实验室吗还是去哪里。回实验室的话要不要我给你带什么啊,你吃没吃晚饭啊,不如我去食堂买两份饭一起吃吧。队长我可跟你说,年轻人一定要吃晚饭,不然对身体不好,所以要不要吃晚饭啊队长。

 

    看见手机上显示的“发送成功”的几个大字,黄少天面无表情地收起手机,开始望着阴沉的天空无所事事地发呆。其实在这个时代,早就没有什么晴天和阴天的分别了,至少在黄少天的记忆里,天空永远都是这般灰蒙蒙的,只不过有时的天空是灰白的,有时天空是灰黑的,灰白代表着快要下雨和空气污染程度小,灰黑代表没有云和不会马上下雨,在很多年前,人们就把这样的天气称作晴天。

    很多年前人类爆发了第三次世界大战,与前两次不同,三战完完全全的变成了各国之间瓜分地球甚至是全宇宙的争斗。野心家们鼓动了几十亿的普通人拿着自己毕生积蓄换来的各式武器冲上那个叫做正义的战场,再把那些死去的人的骨灰撒到空中。

    大片大片铅灰色的云堆积在天空中,人们好奇星空的目光就此被断绝。

    战争结束后很长的时间里,地球的环境都处在一个极端恶劣的环境里,每时每刻都有人因为污染而死亡,生物在他们的栖息地里大量死亡,干旱和洪水是家常便饭,海边常常扬起巨大的飓风摧毁沿海城市,甚至深入内陆数千公里。这样的环境持续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直到数十年前,一个叫做「中央塔」的概念被提出。

   黄少天突然听见手机在口袋里振动了几下,赶忙拿出了手机,发现是一条系统自动推送的新闻,大意是说今日是某位里程碑级的科学家逝世五周年,zf机构在哪里哪里举办了什么活动,又做了什么什么事。黄少天往下拉了几页,硬是生生看完了这篇满是官方和作秀的新闻。其实这种新闻要是放在平时的话黄少天肯定是看都不屑于看的,但今天不一样,敏锐如黄少天,在看到新闻推送的时候也顺便看到了三个字---

   喻文州

   喻文州啊。

   黄少天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喻文州是中央塔的高级科研成员之一,同时也是蓝雨特别行动队的队长,他的导师,也就是那位逝世的科学家,曾是担任c国的首席科学家。本来喻文州作为这位曾经c国首席科学家的关门弟子是应该进入科学院的,况且那位科学家有很多从未向外界公布的数据资料还有发明,在他死后,那些东西全部由科学家的独生女儿和喻文州继承,而科学家的女儿并没有像她的父亲一般走上了科研的道路,反而走上从政之路,所以她自己也曾公开表示科学家所有的相关遗物都已经转交给了喻文州。最最重要的一点是,喻文州并不是什么哨兵向导,他根本就是一个普通人。

   可是喻文州偏偏就进入了中央塔。

   当时这个事闹得很大,很多人都对喻文州议论纷纷,有人说喻文州其实与他的导师不合已久,不愿意走他导师的路,有人说喻文州与中央塔高层叶修的交情很好,所以受叶修的邀请来了军部,还有人说喻文州的父亲就曾经是一位曾是中央塔的人,所以喻文州选择他父亲的道路。总是不管是什么理由,黄少天都很感激那个让喻文州来中央塔的人,如果不是那个人的话,黄少天可能就一辈子都再也没可能见到喻文州。

    永远的檫肩而过。

    虽然他们的确没有在一起的可能。

    手机突然又响了一下,这次进来的才是正主的。

 

    队长:不用了,少天早点休息,明天就别迟到。

 

    黄少天把喻文州的短信读了三遍,才开心的收起手机,走向地铁站。

 

 

   喻文州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他打开门,家中一如既往的漆黑和冷清。楼道里的灯光斜射进来,隐隐可以看见黑暗中家具的轮廓,模糊不清,好像是漆黑的坟墓。

    淡淡的金色灯光突然从他头顶上落下来,智能系统终于察觉到了主人的归来,亮起了灯。喻文州也没多在意,只是走到沙发旁边,然后照例在沙发正中间看到了一只慵懒横卧的大白猫。白猫大概是察觉到主人的归来,微微张开眼,四肢不安分地动了几下,喵喵叫了两声。

    喻文州笑着伸出手,在白猫的肚皮上挠了几下,“舟舟,起床啦。”

    白猫根本不理他,只是哼哼地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喻文州也没再做什么,只是认命的回房间换了衣服,然后收拾白猫弄出来的残局

    在这个年代,猫已经不像很久之前那样有什么品种之分了,如果一定要说的话,那就是没有变异的猫和变异的猫。变异的猫当然比较便宜,而且生存力强,品相好的也不在少数,但最受欢迎的始终是没有变异的猫种,即使在这样的环境中,没有变异的猫显然更脆弱。喻文州的这只猫显然是一只没有变异的猫种,不过他也没有感觉到自家的猫有那些所谓「未变异猫」的娇弱。

    喻文州收拾完吃完饭之后,从包里摸出来一只手表放在猫鼻子底下。白猫本来在沙发上睡得正香,喻文州把手表放在它面前时它还有些不情愿,但是当它闻到手表上残余的气息时,却立刻跳了起来,身上的毛瞬间炸开,拱着背,喉咙里咕噜咕噜的,像是看见了什么生死宿敌。

   喻文州拍了拍猫咪让它放松。

“果然是个很强大的哨兵吗?”喻文州笑笑,“就像当年的叶修一样吗?”

叶修是当年的首席哨兵。
 

---TBC----


悄悄说一句lof排版真麻烦